「华鑫证券大智慧」证券交易经手费,股票经手费?交易经手费和佣金的区别

  「华鑫证券大智慧」证券交易经手费,股票经手费?交易经手费和佣金的区别
 
 
  在股市中,经手费是指证券公司在证券交易成交之后,按照成交的金额的一定比例缴纳给证券交易所的交易费用。很多人把经手费理解为佣金,虽然经手费和佣金在性质上可能存在相同点,但是他们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的。下面小编就跟大家聊聊交易经手费和佣金的区别。
 
 
  一、交易经手费和佣金的区别
 
 
  1、交易经手费是证券公司支付给证券交易所的费用,而佣金则是我们普通投资者或机构投资者在买卖股票的时候支付给证券公司的费用。我们在平时的交易中支付给券商的佣金里面,券商保留一部分,另外一部分也是支付给证券交易所的经手费以及其它费用。
 
 
  2、一般我们所受的交易经手费,很多时候也都是股票交易的手续费,是我们委托券商买卖股票的时候所需要支付给券商的所有费用之和,其中包括佣金、过户费、印花税等等。
 
 
  二、经手费的收取比例
 
 
  1、上交所和深交所的A股交易经手费收取比例目前都是按照股票最终成交价格的0.0487‰收取,采用买卖双方双向收取的方式。
 
 
  2、上交所和深交所的B股交易经手费目前都是按照股票最终成交价格的0.0487‰收取,采用买卖双方双向收取的方式。
 
 
  在0.0487‰的经手费中,其实交易所收费只占了0.03896‰,另外的0.00974‰是投资者保护基金。看到这里,相信大家对于股票交易经手费已经有所了解了。

「华鑫证券大智慧」证券交易经手费,股票经手费?交易经手费和佣金的区别相关文章推荐:天狱:人机冲突中的伦理问题


来源:秦朔朋友圈

2019年三季度以来,多家第三方大数据公司业务负责人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为“套路贷”平台提供系统、数据和催收,不但是当下个人隐私和数据安全问题的集中爆发,也是智能时代引发人文危机的一个缩影。

一方面,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技术的指数增长把人类带入了激动人心的繁荣时代;

另一方面,机器人(13.6400.292.17%)、人工智能、生物工程和遗传学不受约束地对人类生活甚至人类本身渗透和融合,将最终导致系统性忽视人类存在的基本原则。

未来学家戈尔德·莱昂哈德在《人机冲突——人类与智能世界如何共处》中,将人类的这种处境形容为:“我们正处在天堂与地狱的混合体中,这被称之为天狱(Hell Ven)。”

在人工智能技术的支持下,人脸识别技术被别有用心地滥用已经愈演愈烈。一个涉及种族歧视的例子是,纽约时报曾公布了一个结果,美国现在最先进的人脸识别技术对白人女性的性别判断错误率是7%,而对深色皮肤的女性性别识别错误率高达30%。随着机器习得类人的能力,它们也容易习得某些人类的偏见,这种偏见若被放大,后果不堪设想。

对于以“人工智能+教育”为名监测学生上课状态,也引发了关于侵犯少年儿童隐私权及影响孩子身心健康的大量争议。比如,2018年5月,杭州某中学引进“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实时统计分析学生的面部表情和行为,可以识别高兴、反感、难过、害怕、惊讶、愤怒和中性7种表情,以及阅读、书写、听讲、起立、举手和趴桌子6种行为。

今年3月初,广东省某中学又斥资485万元采购3500个电子手环,用来精准定位、检测上课举手次数及每日活动量等。类似的影响人类未来的智能化产品,并将产生难以预料的伦理后果。

人机冲突的基本逻辑在于:信息技术遵从的“摩尔定律”这种指数发展的速度已经扩展到很多领域,但人类道德、文化、社会体系却并没有相应的指数化增长。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更是高于摩尔定律,这种反差和冲突将越来越大。

如此,不但技术已经发展到从强化自然到替代自然的程度,人类的大脑算法也正在被各种智能化的理性计算替代,甚至人类已经成为这些技术产品控制的对象。当地球上既有的伦理文明、价值观无法跟得上技术的脚步,人类的基本尊严就会受到空前的挑战。

例如,机器人不仅威胁到了大量低端产业工人的就业,甚至还被应用在比人类劳动者更高的监督岗位,监督人类工作。美国科技媒体theVerge公开了一份亚马逊公司内部文件,在亚马逊的仓库里,一个工人每小时必须完成几百个包裹的包装工作,强大的AI机器监控系统不仅能跟踪每个人的工作进度,甚至还能精确计算工人消极怠工的时间。更可怕的是,按照生产率考核的算法,AI系统能够自动生成警告以及发出解雇员工的指令。

中国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问世为什么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响,招来科学界和全社会的一致批判,也在于此。

“人机冲突”最大的动力来自巨大的商业利益驱动。莱昂哈德指出,利用技术的指数发展特征连接大众,提供廉价而容易上瘾的移动设备,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生意。

在这方面,由于能够创造每年上万亿美元的生意,数据确实已经成为新的石油,从大数据和网络社会中挖掘资源的公司,正在迅速成为新一代的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迫不及待地要为大众提供新鸦片。

用莱昂哈德的话,就是“如果搜集数据的能力被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放大一千倍,你一定可以听到他们数钞票的声音。”

“人有病,天知否?”在这种技术变革与商业利益共同带来的伦理困境中,莱昂哈德认为人类成为了、、的受害者。包括人工智能、生物工程、认知运算在内的所有指数型技术,尤其是人类基因一旦进入到数字肥胖这种状态,再想减肥,回归到之前的生活模式就很难。我们会变得越来越像机器,以便更好地适应机械化的世界,比如大量的点赞、评论和加好友很容易让人们沉迷到无法自拔。人们承受了太多毫无意义的人际关系,线下生活反而成为一种新的奢侈。

人类总是拒绝不了效率的诱惑,莱昂哈德警示道:我们终将被一个巨大的机器操作系统支配,这个操作系统不断地自我学习,并把输出反馈给我们,直到它不再需要我们贡献的输入。届时,我们的价值将低于我们创造和训练的技术。

这方面最典型的是人们津津乐道抱以巨大期待的脑机连接,人与机器之间的正负反馈可能导致无法辨认谁是系统真正的主体,将会产生更多法律伦理以及社会治理问题。

基于这些原因,《人机冲突》一书提出了“保护自然生理状态的权利”“可以效率低下的权利”“断网的权利”等5项新人权,也提出了15项不应该做的事情,还有9项原则。

但是,如何保障这些权利和原则?如何激励人们能够认识到这些权利和原则?却仍然是乌托邦式的一厢情愿。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由于强大的负外部性,伦理问题已经成为智能时代最严重的一个“公地悲剧”。

面对人类空前的人文危机,首当其冲的是需要组建适应智能时代的伦理委员会等组织,比如,中国已于2019年7月正式组建了国家科技伦理委员会。但是,笔者认为,更关键的在于需要让道德融入人类智能化的发展过程,与指数化增长的技术同步进化。

莱昂哈德在书中也提出了,必须考虑所有指数型技术(包括人工智能、生物工程、认知运算,尤其是人类基因编辑)应具备的伦理准则——这既指发明者或创建者精心或无意嵌入机器中的准则,也包括机器可能随时间推移自主学习和进化形成的准则。

但这仍然远远不够。诚如贝索斯所言,我们需要注重不变的地方。人性亘古不变,伦理作为人类长期进化来的一种管理人性的机制,如何在人机冲突中演进以解决这些重大问题,恐怕还得回到对人性的探究和伦理学本身。所以,与其说是智能时代的人文危机,倒不如说是伦理学承载着新的关于人类命运的使命。

本文原刊于2019年11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秦朔朋友圈发布前作者进行了补充修订。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股票配资耕耘者熊掌号致力打造网上股票配资门户第一品牌,提供专业的股票配资公司,配资服务,配资平台等相关资讯,做您信赖的配资门户网站65650.net!

内容版权声明:股票证券配资平台在线网站_网上炒股配资股票融资公司-耕耘者配资网。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65650.net/gu/km/4251.html